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鹤舞水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原创[梧桐音画] 一瓣古香--砚文化  

2009-04-05 13:42:31|  分类: 分享精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秋雨梧桐原创[梧桐音画] 一瓣古香--砚文化

 

     

一瓣古香--砚文化

制图、文编辑/秋雨梧桐 

 

砚为文房四宝之一,以笔蘸墨写字,笔、墨、砚三者密不可分。砚之起源甚早,大概在殷商初期,笔墨砚始以粗见雏形。刚开始时以笔直接蘸石墨写字,后来因为不方便,无法写大字,人类便想到了可先在坚硬东西上研磨成汁,如石玉、砖、铜、铁等。殷商时青铜器已十分发达,且陶石随手可得,砚乃随着墨的使用而遂渐成形,古时以石砚最普遍,直到现在经历多代考验仍以石质为最佳。   

砚,是磨墨用的。要求细腻滋润,容易发墨,并且墨汁细匀无渣。砚也有石砚、陶砚,砖砚、玉砚等种类之分,最负盛名的是广东产的端砚和安徽产的歙砚。不过,作画用砚,也不一定那么讲究,一般选择那种石质好,砚池深、稍大有盖的,研磨时发墨快、水份不易挥发的就可以了。偏爱。然而,砚在中华文化中的地位曾是那样煊赫!操作一副笔墨,写着世界上很独特的毛笔字,这便是中国文人的基本造型。砚,磨出了一个个地道的中国传统文人,叠起了一个个气象万千的书法艺术高峰。晋代的王羲之,隋唐的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、怀素,宋代的蔡襄、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等,他们创造了甚至可与唐诗、宋词、元曲媲美的书法瑰宝。

     

 

    砚的基本用途是研墨写字,但作为文人的案头之物,自然会讲艺术性,追求美的造型。1956年,在安徽太和县汉墓中发现一些圆形石砚,其中一副砚分盖和底两部分,砚盖外面隆起的提梁上雕有两条通体带鳞互相缠绕的长身兽;砚底鼎立三足,刻着三组熊状的花纹;砚身雕有各种美丽的纹饰,说明汉代制砚技术已达到很高水平。魏晋南北朝时,除石砚外,有银砚、铜砚、铁砚,唐代最有名的是用汉未央宫瓦和魏雀台瓦制成的瓦砚,及用绛州(今山西新绛)汾河泥烧制的澄泥砚。宋朝时流行石砚,鲁砚、端砚、龙尾砚、歙砚,被称为四大名砚。由此可见,砚作为一种文化,经过千年流韵,已蔚为大观,非一般人能揣其高深了。 

 

 

 砚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,历代文人雅士爱砚、咏砚、藏砚成为佳话。图为宋、明古砚及现代澄泥砚。
  古来中国文人与砚,“犹美人有镜,武人有剑,一生最相亲傍”。
  有诗人曾比喻说:“笔是文人的手臂,墨是文人的流思,纸是文人的天地,砚是文人的心石。”文房四宝,不离不弃。我以为最好的比喻还是晋代的王羲之先生:夫纸者阵也,笔者刀矛也,墨者鍪甲也,水砚者城池也……

 

 

    爱砚如何?
  早期的砚称为研,“砚,研也,研墨使和濡也”。古砚的样式一点点变化着,慢悠悠到了汉代后,逐渐形成了较稳定的扁平圆形样式,主要材质是陶质。唐宋以前,陶质砚一统文人书房的天下。到了宋代,成为中国制砚史上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重要历史阶段。后世声名大噪的诸多石砚,都是在这一时期成名蹿红。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石头一觉醒来,惊讶地发现名流们竞相在它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。“形制、样式得以确立,制砚工艺走向成熟,新创了堪称典范的抄手砚。谈形、论质、评品的砚文化专著出现,深层次地确立了砚的文化地位。”学者、砚雕名家俞飞鹏说。
  明清时期,是砚雕艺术发展的一个高峰,形成中国三大砚雕艺术流派的广作(派)、徽派和海派。
  历朝历代都有砚痴,我们只挑宋代来讲,因为“宋人爱砚之痴,藏砚之富,知砚之深,空前绝后”。
  宋代文人不仅狂热于砚,同时热衷于所有的文房清玩,他们以独特的生活情调,使林林总总的文房器物纤巧柔美,意趣浓厚。淡雅的色调,传送出这一时期文人士大夫的文化心态。

  

爱砚何为?
  砚,不过一方石头而已(指的石砚)。为什么会凝聚那么多人的情感呢?
  咱们先还原一下古人书房的场景:明窗净几,炉烟袅袅,取一锭桐油浇烟墨,缓缓于砚上研磨,磨的过程是一个思考的过程,墨成文成,援笔立就。这和现代人在电脑上写东西场景不同,感受当是迥异。正如古人骑驴能写诗,现代人坐汽车是写不来诗的,心理上完全两码事。
  古人讲砚有八德:“质之光润,琢之圆滑,色之光彩,声之清玲,体之厚重,藏之光整,磨之墨稠,文之丰蕴。”砚的实用功能是排在第一位的,石质太粗锉墨,过于坚细又拒墨即不下墨。锉墨者磨墨虽快,墨粒粗,墨色无光。拒墨者劳而无功,都不好。好砚则与墨亲和而生滞性,磨之寂寂无响,下墨如生轻烟,墨汁细而稠。在这种砚台上磨墨,那手感如用棍棒搅动黄胶,沉实腻走,有一股滞劲。好砚便能让砚与墨亲和到这个份儿上,这就是“质之光润,磨之墨稠”。试想有这么一方好砚台,对于古代的文人,该有多重要。
    石砚优美的天然材质,也满足了人们的审美需要。仅从端砚中,古代文人品砚的目光就看到了青花、冰绞、火捺、鱼脑冻、蕉叶白、胭脂晕等高贵的石品。这些青花很神秘:微细如尘、隐隐浮出,如尘翳于明镜、如墨着于湿纸者可称为绝品。鱼脑冻则有另一番解释:白如晴云,吹之欲散,松如团絮,触之欲起。能到这样的程度就是无上之品。蕉叶白浑成一片,嫩净如柔肌如凝脂。所谓胭脂晕,则是鱼脑冻和蕉叶白之外有紫气围烘,艳如明霞。
  至于文之丰蕴,一方砚砚工的雕刻之美,砚上的刻字题铭,更是文化的自然显露。所谓“或薄或厚,乃圆乃方,方如地体,圆如天常,点黛文字,耀明典章,施而不德,吐惠无疆,浸渍甘液,吸受流芳”。
  大隐隐于朝,小隐隐于野。其实古代文人无论小隐大隐几乎都是隐于砚田的。文人若想出世的人生,固守一方砚台是最方便的遁逃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 今天,砚台更多是作为收藏和鉴赏的对象,少有人拿它来研磨濡笔了,实用功能被“搁置”,历史文化内涵和艺术审美价值却格外突现。但砚之为砚的本质特征并没有消失,古今间隔和视角的变化,也不可能泯灭砚与非砚的界限。正如一柄寒光闪烁的古剑,今天不再用作兵器,但它削铁如泥的无比锋利,仍然使人惊叹,从而产生一种深沉的历史向往和审美愉悦。砚台与实用性相关的许多特点,如细腻润泽、呵气成滴、易于发墨、不涩不滑等,作为一种内在的质性,仍是价值判断的重要标准。至于天然石材的自然材质之美,它所引起的审度感受也具有一种永恒的美感。 

 

 

诗文/秋雨梧桐 

雨桐砚池伴茅屋

九曲流觞梅影疏

众友相对吟诗赋

清虚一梦到姑苏

 

七绝/西江月

蒙尘古砚天娇画
一瓣心香入墨悄
醉晚花间梅浅笑
 
风拂碧水雨桐宵
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