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鹤舞水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2009年3月21日  

2009-03-21 20:39:01|  分类: 真诚感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依亚2009年3月21日

过几天再走

       上大学后,很少想家,很少打电话回家,也很少回家,一年就回一次,甚至有两年才回一次的,而且逗留的时间都不长,一般就住一个星期。母亲常问,回去那么急,一定有重要的活干吧。我不可置否的点点头,因为在我的谎言里,兼职已成为顺理成章的借口,母亲真以为我含辛茹苦地半工半读,不忍心再说什么,只是在我出门之前,都去烧一炷香,不知是保佑还是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 到县城读初中的时候,我就讨厌回家,讨厌看到一个如此落魄不堪的家庭,父母只是安分守己的农民,上有哥哥,下有弟弟,加上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,我所受的冷落是可想而之的,母亲甚至打算在我初中毕业的时候,就给我定亲,父亲也希望我早点结束学校生涯,好帮家里分担一部分压力。毕竟女儿没儿子靠谱,嫁了就如同泼出去的水,连点渣都抓不住,未来能有什么指望,就算现在努力去培养,将来也是别人的人,倒不如吃点现成的。当时我没办法原谅父母大众化的想法,于是用在学校学到的那几个道理跟他们争执不休,他们也不甘示弱,摆出代代相传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思想,我别无选择,只能离家出走,恨的阴影也随着我踏出的脚步寸步不离地紧跟着我,我甚至有个宏伟的目标,那就是将来嫁个有钱人,气一气他们也好,起码心里能解解恨。当然迫于学校的压力,父母终于没再权我半途而废,但是对我的态度也没好到哪里去,因为是我拉了他们的后腿,让他们做出与常人不一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 上了高中,跟父母的关系也没有缓和的迹象,尽管他们每个月或者每个星期都守在我宿舍门口,给我送来吃的,穿的,但始终没办法减轻我对他们的成见,我甚至觉得他们不可饶恕,他们的辛苦,他们的血汗就算我看得见,也狠心不去心疼,因为恨的阴影和恶魔还在,我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跟他们相处。我的叛逆心里也肆无忌惮的滋长着,看谁都不顺眼,不是有这样的毛病就有那样的怪癖,似乎只有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、受最大委屈的受害者。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大学,但其实没什么值得高兴的,穷是最现实的门槛,谁能轻易跨过去呢,父母在埋怨中东拼西凑也就能凑出几千块钱,象征性的把我送出了山村,出来后,我暗暗起誓,以后再也不回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于我如何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度过漫长的大学四年,在这里暂且不提吧,总之天无绝人之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是不幸中的万幸。还是继续谈谈回家的情形吧,大二那年,依然带着一股怨恨回到那个曾经让我退避三舍的家,母亲的眼里居然挂了几滴泪,我独自躲在房间里,漫不经心地梳理着这几年的变化,也懒得跟母亲叙叙旧,毕竟久不联系,除了客套的寒暄之外,还真的无话可说。没过几天,我又匆忙的走了,父母忙里忙外的给我做我曾经很喜欢吃的东西,我客气的接过来,其实再回想,当年那个深入骨髓的味已经荡然无存了,所保留着的只是那个刻骨铭心的恨。去年跟大二那年的情况没什么两样,但今年,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,父亲的眼泪终于藏不住了,梗咽着说,“过几天再走吧,养了那么多土鸡和土鸭,就我跟你妈两个人吃,也没觉得有什么胃口,再说家里多个人热闹些,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我们也多盼着你多住几天。”我忍住不哭,但我已经能彻底释怀了,恨有什么用,父母有他们的世界和世界观,我没办法改变他们,只能改变我自己,换作我是他们,我也可能会犯同样的错,走出家门,母亲没去烧香,而是立在门口,几颗银白的发丝在春风中浮动,父亲眍䁖着背帮我拿上行李,我没敢回头看他们,生怕我的脆弱被他们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老了,其实我也是他们疼爱的女儿,只是环境使然,有些伤害总是难免的,明年,我一定多住几天,应爸爸的话,过几天再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